当前位置: 磐安县唾遂建筑设备网 > 关于我们 > 端阳寻余事同韵竞唱酬

端阳寻余事同韵竞唱酬

原标题:端阳寻余事同韵竞唱酬

西中文李继东同韵唱和七律十三首

李继东 清理注解

题记

烁日热晖柳色曛,艾香角黍寄灵均。

可怜谁解吟身瘦?原是提灯白战频。

——《庚子端午纪事》

庚子端午前,余为佩韦师西中文老师的通走《玉衡居七律300首》作注初步告成,清理完校订实录已至子夜。回首作注半年多来的艰辛历程和其间佩韦师的谆谆哺育,感慨万千,夜不克寐。遂以上平声十二文韵赋七律一首寄佩韦师,一则通知义务完善,再则记录那时感悟。不想次日上午,师即以赐和见寄。当日余因俗务缠身,未及奉应。及次日师再赐和,余方以原韵奉应二首。师又再和,余则再应,这样去复,竟至六叠。余习诗未久,知作诗难,和诗更难,步韵尤难,联珠迭唱更是难上添难。幸佩韦师勉勖有添,激励再三,才不揣菲薄,权作尝试尔。乃于揭历亲涉中初窥门径,信念陡添。故特将此次唱酬所得,凡同韵七律十三首,专裒一集,以为“他山之石”,供同好者把玩指教。次依唱酬原序,以便详察去来,从细末窥全豹。盖作诗于吾乃余事,唱酬又在端午前后,故名之《端阳寻余事,同韵竞唱酬》。简端另置自作绝句一首,聊作题记这样。

李继东于庚子端午后二日

玉衡居七律300首注后,复清理校订实录,

感佩韦师高怀亮节和近年来哺育之殷,慨然有作。

(李继东)

杖国修身志尚勤,久经磨难更温顺。

照人的的盈时月,润吾殷殷岭上云。

信有鸳鸿堪绍武,岂教驽蹇渐成群。

杏坛尼父音容远,黄卷犹传万世勋。

注:

杖国:七十岁代称。《礼记·王制》:“七十杖于国。”谓七十岁可拄杖走于都邑、国都。

的的(dí dí):清明、显明貌。此喻月色。

鸳鸿:鹓雏和鸿雁。喻圣人。

驽蹇:劣马。喻白痴。

绍武:犹继武。谓足迹相接。武,足迹。喻不息古人的事业;亦比喻事物相继而至。

睁开全文

杏坛:相传为孔子聚徒授业讲学处。

尼父:对孔子的尊称。孔子字仲尼,故称。亦称尼甫。

黄卷:指书籍。

作者题下自注:6月21日夜作。是日现日环食,国人争睹之。

和继东学弟

(西中文)

康成功业足称勤,夙志传薪震旦文。

荣辱不轻灯下卷,卷舒常慕岭前云。

谁堪辞赋酬高士?自许襟期迥俗群。

莫道宣威沙漠北,丹青驰誉敌奇勋!

注:

康成:汉经学家郑玄字。曾遍注《诗经》《三礼》《周易》《尚书》《论语》等儒家经典。其学以古文经学为主,兼采今文经说,自成一家,号称“郑学”。

震旦:古印度对中国之称谓。代指中国。

灯下卷(juàn):谓灯下书卷。

莫道句:化用唐佚名《高宗时语》句:“左相宣威沙漠,右相驰誉丹青。”唐阎立本善画,为右相。姜恪(姜维后裔)以边将立功,为左相,故时人有此语。作者自注“今日不都雅之,宣威沙漠者早已沉寂,惟驰誉丹青者青史留名矣!”

原韵再和继东学弟

(西中文)

投囊妙句枉称勤,牛鬼未奇长吉文。

废卷空悬三尺剑,张琴闲拥一溪云。

奋蹄自得鸣东野,攒耳谁教卓北群?

素惜不谙平虏策,只堆笔冢当华勋。

注:

投囊:谓投诗于囊。唐诗人李贺“恒从小奚奴,骑距驴,背一古破锦囊,遇有所得,即书投囊中。”宋陆游《秋晚寓叹》诗:“著书终覆瓿,得句漫投囊。”

牛鬼句:谓李贺诗构思奇怪。杜牧《李长吉歌诗叙》:“鲸呿鳌掷,牛鬼蛇神,不及为其虚荒诞幻。”传说贺将物化时,见一绯衣人乐曰:“帝成白玉楼,立召君为记。天上差乐不苦也。”少顷气绝。年仅二十四岁。故后世以“牛鬼少年”称李贺。典亦见唐李商隐《李长吉小传》和《旧唐书·文艺传下·李贺》。长吉:李贺字。

废卷:放下书。谓休止浏览。

奋蹄句:化用唐孟郊《登科后》诗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。东野:孟郊字。

攒耳句:化用冀北群空典。典出唐韩愈《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》:“伯乐一过冀北之野,而马群遂空。夫冀北马多天下,伯乐虽善知马,安能空其群邪?解之者曰:吾所谓空,非无马也,无良马也。”后常以喻无人才。宋陈亮《水调歌头·送章德茂大卿使虏》词:“不见南师久,谩说北群空。当场双手,毕竟还吾万夫雄。”攒耳:谓马两只耳朵围拢向上,乃骏马体征。语出唐李贺《马诗二十三首》其十二:“批竹初攒耳,桃花未上身。”

佩韦师赐和拙诗,昨日俗务纷沓,未及奉应,师旋以原韵嘉什再赐。感佩莫名,步韵奉应二首

(李继东)

其一

玉章嘉什两殷勤,畅意摅怀复论文。

令德在君如皦日,荣名添吾等浮云。

醇醪旧酿期相醉,妙句新裁羡不群。

伏枥岂堪空度岁?修椽大笔续鸿勋。

注:

玉章、嘉什:称美他人诗文。此谓佩韦师两次和诗。

畅意:外达友谊。汉刘向《列仙传·寇先》:“历载五十,抚琴来旋。夷俟宋门,畅意五弦。”

摅怀:抒发情怀。唐太宗《秋日翠微宫》诗:“摅怀俗尘外,高眺白云中。”

论文:评论文人及其文章。三国魏曹丕有《典论·论文》。亦泛指谈论文章。唐杜甫《春日忆李白》诗:“何时一樽酒,重与细论文。”

皦日:清明的太阳。多用于誓辞。《诗·王风·大车》:“谓予不信,有如皦日。”孔颖达疏:“谓吾之言为不信乎,吾言之信有如皦然之白日。”

伏枥:典出三国魏曹操《步出夏门走》诗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老年末年,壮心不已。”后用为壮志未酬,蛰居待时之典。南朝宋鲍照《拟古》诗其六:“不谓乘轩意,伏枥还至今。”

其二

萤窗雪案几辛勤,炫耀以前与注文。

浅学不遑哀白发,深心理愿坠青云?

高风每欲逐鹏翼,雅志那堪混鹜群。

戎马半生无战阵,凌烟何患少奇勋!

注:

萤窗雪案:皆勤学苦读之典实。亦借指读书之所。萤窗:晋人车胤以囊盛萤,用萤火照书夜读。雪案:映雪读书时的几案。泛指书桌。晋人孙康家贫,常映雪读书。因有此典。

与注文:给文章作注解。作者数年前与佩韦师曾有注文之约。

不遑:无暇;异国空隙。

深心句:化用唐王勃《滕王阁序》句:“老当好壮,宁移白首之心?穷且好坚,不坠壮志凌云。”深心:犹专一;专一。

鹏翼:大鹏的翅膀。语本《庄子·闲逸游》:“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”

鹜群:犹鸡鹜群。喻小人;凶人。战国楚屈原《九章·怀沙》:“变白以为暗兮,倒上以为下;凤皇在笯兮,鸡鹜翔舞。”又《卜居》:“宁与黄鹄比翼乎?将与鸡鹜争食乎?”元汪元亨《雁儿落过得胜令·归隐》弯:“相离鸡鹜群,拘谨鹍鹏翅。”

凌烟:指凌烟阁。唐朝为外彰功臣而建。贞不都雅十七年,图开国功臣二十四人像于其上,太宗亲为之赞,褚遂良题阁,阎立本画像。

继东弟三叠原韵,佳句迭出。喜悦无任,勉力和之

(西中文)

笔惊琬琰赖三勤,数绝韦编羡博文。

野菊堪荣霜后树,晚芙不倚日边云。

结来短褐能医俗,赋得新章好乐群。

但解续薪传圣统,何须铁马立殊勋。

注:

琬琰:琬圭、琰圭。泛指美玉。喻品德或文词之美。汉东方朔《七谏·自哀》:“厌白玉以为面兮,怀琬琰以为心。”晋葛洪《抱朴子·任命》:“崇琬琰于怀抱之内,吐琳瑯于毛墨之端。”

三勤:谓脑勤、手勤、笔勤。

数绝韦编:犹韦编三绝。为读书辛勤、用功治学之典实。此表彰友人诗作,谓逆复翻阅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……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。曰:‘伪吾数年,若是,吾于《易》则彬彬矣。’”《汉书·儒林传序》:“盖晚而好《易》,读之韦编三绝,而为之传。”颜师古注:“编,因而联次简也。言喜欢玩之甚,故编简之韦为之三绝也。”

结来短褐:犹短褐穿结。喻衣衫破烂;生活清贫。语自晋陶潜《五柳老师传》。穿结:谓衣服洞穿和修缮。

乐群:谓与友朋相处无违失。《礼记·学记》:“一年视离经辨志,三年视敬业乐群。”陈澔集说:“乐群,则于朋徒无睽贰。”

续薪:犹传薪。传火于薪,前薪尽而火又传于后薪,火栽传续不绝。亦喻师生递相授受。

佩韦师三和拙诗,勉勖有添。感师盛情,

四叠前韵奉应

(李继东)

悬车乐教意尤勤,绛帐灯前尚著文。

一夜改诗惊李杜,几回注赋叹卿云。

经霜松柏犹清廉,出水芙蓉自不群。

壮志从来多慷慨,那个沙塞建微勋?

注:

悬车:指七十岁。《周书·韦孝宽传》:“孝宽每以年迫悬车,屡请致仕。”

绛帐:谓指讲习教授之所。语出《后汉书·马融传》:“融才高博洽,为世通儒,哺育诸生,常有千数……常坐高堂,施绛纱帐,前授生徒,后列女乐,学徒以次相传,鲜有入其室者。”后因以为师门、讲席之敬称。

一夜句:佩韦师曾请示作者修改自作军旅诗《野营拉练十三首》,并于一夜之间,亲手写成《改诗手记》近万言,关于我们详述其过程。

几回句:作者曾为佩韦师《品香赋》《管城子赋》《鹿鸣诗草序》《徐世民老师百岁寿序》等赋体长文作注。

卿云:指汉辞赋家司马相如(字长卿)和扬雄(字子云)。

沙塞:沙漠边塞。《后汉书·南匈奴传论》:“世祖以用事诸华,未遑沙塞之外,忍愧思难,徒报谢而已。”

庚子端午,与继东斗诗,白战正酣。是日晨,继东诗来,四叠前韵,意邃句老。因再和之

(西中文)

端阳白战鼓声勤,晨首长吟屈子文。

池里新荷张翠羽,园中高树挂彤云。

诗甘隐逸轻莲社,心向清霄逐鹤群。

汨水不登龙虎榜,艾香角黍代司勋。

注:

屈子:指屈原。

莲社:佛教净土宗最初的结社。泛指结社。晋代庐山东林寺高僧慧远,与僧俗十八贤结社念佛,因寺池有白莲,故称。唐戴叔伦《赴抚州对酬崔法曹夜雨滴空阶》诗其二:“高会枣树宅,清言莲社僧。”明何景明《怀叶时华》诗:“客皆莲社友,人是竹林贤。”

清霄:天空。《文选·扬雄〈甘泉赋〉》:“腾清霄而轶浮景兮。”李周翰注:“清霄,天也。”

角黍:即粽子。以古用黏黍,状如三角,故称。

司勋:原意为官名,主管功赏之事。周代以降均有置,至清末首废。此谓授奖。

端午日,佩韦师再以前韵见寄,诗中有晨首长吟屈子文句,至为感佩。五叠前韵奉应,兼怀屈子

(李继东)

端阳歌颂语声勤,怀屈谁还识屈文?

忧郁国命争心比石,问天辞作气凌云。

野外松菊今迷路,霄汉鸳鸿久绝群。

廊庙千秋多妙算,自然知退是元勋?

注:

命争:犹以命起义。

问天句:谓心有冤枉而诉问于天。屈原曾作长诗《天问》。汉王逸《〈楚辞·天问〉序》:“《天问》者,屈原之所作也。何不言问天?天尊不可问,故曰天问也。”唐王维《未必作》诗其一:“不曾肯问天,何事须击壤。”

廊庙:殿下屋和太庙。借指朝廷。《国语·越语下》:“谋之廊庙,失之中原,其可乎?王姑勿许也。”

知退:犹知难而退。有明哲保身意。

庚子五月,继东弟详注拙律至三百五首之巨,惮精辛勤,须发几皓。注毕以诗寄余,险韵十二文出之。余亦步韵作应,去还唱和,至于五叠。继东学诗未久,才调如斯,真可嘉也。五叠为应

(西中文)

但羨才思未解勤,典坟读破首成文。

问津桃岸追元亮,奏赋甘泉慕子云。

辞采碧珠明凤羽,诗情白鹤立鸡群。

弦歌四海光华夏,平民平章颂放勋。

注:

典坟:三坟五典省称。泛指古代文籍。

读破:谓读书既多,且读通了。语出唐杜甫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: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

元亮:晋诗人陶潜字,又字渊明。曾作《桃花源记》。后以指避世隐居之地,亦喻理想之境。

子云:汉辞赋家扬雄字。曾作《甘泉赋》,为见于记载最早的描写郊祀的赋。入选南朝梁萧统编选的《文选》。

平章:品评;评处;辨别彰明。《书·尧典》:“九族既睦,平章平民。”

放勋:帝尧名。《书·尧典》:“曰若稽古,帝尧曰放勋。”陆德明释文引马融云:“放勋,尧名。”蔡沉集传:“放,至也……勋,功也。言尧之功大而无微不至也。”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帝尧者,放勋。其仁如天,其知如神。”

与佩韦师白战正酣,欣闻中国北斗第五十五颗组网卫星成功发射。此日距北斗第一颗卫星发射二十六年矣,距中国第一颗人工卫星上天五十年矣。忆去追昔,感而有作,向北斗铁汉致敬!兼应师五叠原韵

(李继东)

后首追攀自奋勤,胸罗银汉看星文。

肯将大业争高日,莫向虚名栖白云。

壮志风流能几辈?衰颜说乐尚同群。

小诗吟得为芹献,权作麒麟策硕勋。

注:

追攀:追随攀登。此句谓中国北斗人数十年来,在不息被封锁、遭排斥、受白眼的情况下,卧薪尝胆,奋首直追,勇攀高峰。

星文:星象。北齐颜之推《颜氏家训·杂艺》:“及星文习惯,率不劳为之。”唐沈彬《入塞》诗其二:“苦战沙门卧箭痕,戍楼闲上看星文。”

麒麟:谓麒麟阁。汉代阁名,在未央宫中。汉宣帝时曾图霍光等十一功臣像于阁上,以彰功绩。旧时多以画像于麒麟阁外示不凡功勋和最高荣誉。

芹献:为礼品菲薄的谦词。典出《列子·杨朱》:“昔人有美戎菽、甘枲茎芹萍子者,对乡豪称之。乡豪取而尝之,蜇于口,惨于腹。多哂而仇之,其人大惭慙。”

继东学棣诗赞北斗导航卫星,六叠前韵和之

(西中文)

四海弦歌献捷勤,频挥椽笔著奇文。

气干虹䗖走时雨,手弄青穹布彩云。

仙乐飘飏凌桂殿,联珠煜耀比星群。

男儿本色多雄志,谁立千年不世勋!

注:

弦歌:依琴瑟而咏歌。古时授《诗》学,均配以弦乐歌咏,故称。后泛指礼乐教化、学习诵读。此谓赞歌。

虹䗖(dì):谓螮蝀,虹的别称。

桂殿:犹桂宫,指月宫。南朝梁沉约《八咏诗·登台看秋月》诗:“桂宫袅袅落桂枝,露寒凄凄生白露。”

联珠:连串的珍珠。此谓北斗导航卫星联成系列。《汉书·律历志上》:“日月如相符璧,五星如连珠。”唐杜甫《江边星月》诗其一:“映物连珠断,缘空一镜升。”喻诗词联缀之美。

余从佩韦师学诗,从入声而习平仄,以注诗而浸章句,涉白战而练谋篇,皆所谓笨功夫也。愧至今

虽初窥门径而未入堂奥。谬承老师褒赞,

六叠赐和。再叠前韵奉贶

(李继东)

夜窗灯火岂徒勤?奉教频年叹不文。

捷足骅驹期鼓角,荡胸耆宿任风云。

孤怀欲寄愁空感,佳句相酬意卓群。

太平忍抛平虏策,且寻白战著诗勋。

注:

频年:连年;多年。

骅驹:指骏马。宋梅尧臣《送崔黄臣殿丞之任庐山》诗:“骅驹西走四千里,直度经桥百寻水。”

荡胸:谓胸怀涤荡。唐杜甫《看岳》诗:“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。”

耆宿:对年高有德者的尊称。《后汉书·樊倏传》:“耆宿大贤,多见废舍。”晋葛洪《抱朴子·酒诫》:“臣子失仪于君亲之前,小贱悖慢于耆宿之坐。”

白战:指斗诗。原指作“禁体诗”时禁用某些较常用的字。宋欧阳修为颍州太守,曾与客会饮,作咏雪诗,禁用玉、月、梨、梅、絮、鹤、鹅、银、舞、白诸字。后苏轼亦出守颍州,因文忠公旧制,于聚星堂赋《雪》诗二十韵,有句“那时号令君听取,白战不许持寸铁。”

诗者,寄兴托寓,冶性陶情者也。孔子云:“松柔敦厚而不愚,则深于诗者也。”人有怫悒,于诗焉发之,必也斟酌其辞,故得敦厚之性;人无机算,于诗焉乐之,必也雕琢其章,故得迅速之资。仆一生耽诗,穷通不懈,未得青紫,逆罹乌台;然三折不渝,九物化未悔者,以其中有足乐者也。兰台息马,与一多学徒温经觅句。有洛下李继东,松柔有致,敦厚不愚,才富情笃,俨然诗材。从学未久,势欲骎骎。最近注解拙律至三百余首。注毕以诗函予。予感而和之,继东又应。诗柬去还,至于六叠。孜孜不倦,自得其乐。盖古人酬唱风流,今人莫继;白战华彩,后世徒钦。羨鱼归来,欲试结网。嗜痂之癖,敝帚自珍。非敢妄攀前贤,适足自詅其痴云尔。

佩韦西中文跋于古商城紫南堂

注:

怫悒:忧伤;情感不舒坦。亦作怫郁。汉东方朔《七谏·沉江》:“心怫郁而内伤。”

耽诗:喜欢诗词。耽:喜欢,沉湎。宋黄公度《章运干和绿阴堂用韵为谢》诗:“嗜酒杨雄官拓落,耽诗杜甫瘦伶俜。”

骎骎:马疾速奔驰貌。晋陆机《挽歌》其一:“翼翼飞轻轩,骎骎策素骐。”宋梅尧臣《送景纯使北》诗:“驿骑骎骎持汉节,边风惨惨听胡笳。”

嗜痂之癖:喻喜欢好怪诞的事物已成癖好。常为自谦之辞。嗜:喜欢好。痂:疮口或伤口形式凝结的硬壳。亦作嗜痂之癖。语出《南史·刘穆之传》:“穆之孙邕性嗜食疮痂,以为味似鳆鱼。”

适足:谓优裕适度而不太甚。《墨子·经说下》:“损饱者去餘,适足不害,能害饱。”孙诒让间诂:“能与而通。害饱,疑当作饱害。言若食适足不害于人,而过饱乃为害。”

自詅其痴:犹自暴鄙意。自谦辞。詅:叫卖。清郑复光著有《镜镜詅痴》5卷,为吾国古代科学史上第一部物理学著作。

相关文章:

Powered by 磐安县唾遂建筑设备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